众生皆草木。

【羡澄】婚宴

    魏无羡的婚宴,江澄终得还是来了。


    当然,是以宾客的身份。


     “江澄,来,我给你抓把糖,把桃花运分给你些,来年好找姑娘做夫人不是。”


    魏无羡眨眨眼,撸起袖子就直接伸手去果盘里抓糖,沿着桌边垂下来的喜袍边缘用金线仔细勾了仙雾缭绕的云纹,明亮又艳丽。像是天边熊熊燃烧的晚霞。


    江澄盯着那片云纹看了会儿,入目一片朱红,只觉刺的眼睛生疼。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发觉手中已被塞了满满一捧的核桃花生,还有几颗被红纸包裹的喜糖。心中忽而百感交集,一阵酸胀。扯了扯嘴角,扯出了一个比苦还难看的笑容,嘴皮儿一掀就是挖苦:“他蓝二公子娶了你,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擎光给他生事儿吧。”


    “哈哈哈哈,那可不一定,他可心疼我了。”魏无羡对于他这挖苦见怪不怪,只是懒懒的倚在朱红的墙上,对此付之一笑。也不知是不是江澄的错觉,只觉他莫玄羽的壳子的眉目间依稀带了些那个“魏婴”年少时的影子来。


    是那样的轻狂,肆意。


   

    江澄心底无端生出了几分悲哀来,也不知是可怜自己,还是可怜他早就胎死腹中年少时的欢喜。


     “江澄。”

   


     “你有没有后悔。”


    魏无羡这么问他,语气像是一场茶余饭后的闲聊,随意至极,眼神是少有的认真。眼底夹杂着些许希翼,像是某种耐人寻味的期许。


    后悔?江澄所做的一切,都无悔。


   因他丢失金丹,无悔。


   因寻他在世人眼中疯魔十三年,无悔。


   因他……


    江澄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江澄抬脚踏出门槛,逆着光朝魏无羡的方向瞧去,只看见空气中扬起的无数尘芥,尘尘缕缕的阳光温柔的透过枝叶,投注在他面庞上,激起微小的光晕。


    那些从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则被筛成斑驳的影子,变成些或明或暗的影,成了印在地上或深或浅的圆。


   江澄剥开手中的糖纸,将糖放入口中。甜腻的气息顷刻间在口中传开,空气里都好似含着馥郁着芬芳的气息,瞬间流转。


    甜的发苦了。江澄想。


【羡澄】风。

○羡澄。羡澄。羡澄。

○请勿ky。

○时间线有些混乱。

○魏无羡死亡注意。


在江澄的印象里,

魏无羡总是风流的。多情的。

他生就一副多情上挑的桃花眼,风流倜傥,他不急不缓的轻轻一笑,眼底便能清楚的倒映出世间万物。

就好像云梦三月吹过的柔风,温柔而细腻的拂过你身旁,微凉的指尖漫不经心的略过脸颊,撩拨过发丝,在指尖缠绕摩擦,终得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是那么的骄矜,肆意,又夺人目光。

  他不会喜欢任何人。至少。不会太喜欢一个人。

  江澄也曾以为自己紧紧抓住过这缕风。

  在乱葬岗围剿之时。魏无羡在被万鬼蚕食之时,他忽然对江澄笑了。

  江澄见过那笑。甚至无比熟悉那笑。

  那是在每个夜晚的床笫间,他同他抵死缠绵之时,他也这么对他笑。风流又缠绵,眼中潋起点点滟光。

  那在一瞬,天地间仿佛就剩下两人,周边喧闹声都被阻绝于耳。

  魏无羡又笑了笑,轻唤了一句他名。将一缕清风送置他耳畔,像是床笫间那般缠绵悱恻。

  “江澄。”

  江澄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的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他。

“轰”的一声,风被热浪切断。喝彩大笑声如同洪水一般猛的冲击着江澄的耳畔,刺的他耳膜生疼。眼底一片酸涩,竟想落下泪来。

  可他只是用眼木然的环视了四周一圈,杏眼眼底只留一片空荡。

  从此以后的十三年里,不管江澄再如何去寻找。

  那缕缠绵的风再没出现过。

一个关于羡澄的段子。

是羡澄。

魏无羡已经重生后跟蓝忘机在一起背景。


“江澄,你到底想要什么。”


江澄突然笑了。


江澄想要什么。


江澄想要魏婴亲吻他指尖,吻过耳垂。想要他抚摸颤抖的脊背,咬住他的喉结舔舐厮磨,到最后的时候搂住腰侧,一遍遍的在他耳边诉说缠绵悱恻的情话,连同过往未曾相伴的十三年一起补偿回来。


魏婴能做到么。




魏婴做不到。


因为他是魏无羡。


江澄当然锁不住他。


也没那个资格。

江澄在心底偷偷的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带着一点小心翼翼。


陈情还给你,随便还给你,连同这十三年来,一遍遍的鲜血淋漓的梦魇,我通通,通通都还给你。


原来我等的这十三年,丢失的金丹,江家满门的覆灭,爹娘阿姐的惨死,在你眼里一文不值。

是你的一句轻飘飘的“我食言了”就能轻而易举,一笔勾销的。


明明我也等了你十三年。


我怎么什么都没等到。


连一句像样的道歉。都没有。


【羡澄】关于头像


是现代pa
非常意识流,当个小随笔看就好

  01.
  魏无羡有个习惯。

  他喜欢动不动就给自己换头像,古风的,欧美的,风景照,甚至自己的照片,那坚决样儿就像是势必要把全世界只要是照片的东西都给换个一遍。

  坐在座位上埋头跟五三奋斗的江澄抬头,对着手机前置摄像头搔首弄姿的魏无羡翻了个白眼。

  02.
  坐在沙发上江澄一边吃着康福的麻辣烫一边吐槽:“你整天除了换头像还会干点什么,整天什么都不干,头像先十八换。”

  被叨叨的那位正主正懒懒散散的靠在他身上刷空间,顺带着换了张他拉着江澄拍的合影当头像,粉粉嫩嫩的滤镜搭配着江澄堪称嫌弃的表情,可谓是鲜明对比。

  魏无羡嗅嗅鼻子,江澄身上熏的那一股子香辣味诱的他肚子空空。伸手就着江澄的筷子夹了口粉条,吃完顺带着在他脸上亲口,几滴油渍落在他刚洗完的白衬衫上。

  “还会爱你呀澄澄~~”

  “……”

  江澄对于这个似乎是想恶心他的甜甜腻腻称呼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猛的打了个哆嗦,刚想嫌弃他几句,突然发现自己袖子上多了几滴格外显眼的红橙色,顿时怒火中烧,一巴掌拍在他脑门子上。

  “魏无羡你给我死开,油都粘在我身上了!”

  03.

  事后魏无羡也没能把白衬衫洗干净,手腕处还是有一块儿浅浅的红油印子。

  04.
  江澄的头像是一张夜空照。是他如墨的天空中熙熙攘攘的点缀着几颗繁星,好看极了。

  魏无羡拿着手机啧啧称赞:“江澄,你的拍照技术跟你的审美果然是呈正比的。”

  正在脱衣服的江澄一脚把他从床上踹下去了,还附赠非常恨铁不成钢的怒喝。

  “滚!”

  05.
  很多年后,他们不在一起住了,也不怎么联系了。偶尔魏无羡得空也会想想,江澄是不是早就把他给删了,要不然这么多节日也没见他群发给自己一条祝福语呢。

  靠在现任男友蓝忘机怀里的魏无羡打了个哈欠,余光瞥见那飘起一角的白衬衫,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就是一句。

  “诶澄澄你今天身上怎么没有那股子麻辣烫的味儿了啊。”

  蓝忘机的目光转向他,眼中带了丝疑惑。
  魏无羡脊背一僵,本来迷糊的神经算是清醒完了,跟他打了个哈哈说想吃麻辣烫了,得到蓝忘机的回应之后,面不改色的换了个姿势,掏出手机,往下翻了翻朋友圈。

  06.
  指尖一顿,那缀了几颗熙攘繁星的夜空再次撞入眼中。

  江澄简简单单的写了俩字“午饭。”然后配了张麻辣烫的图。

  魏无羡点开。

  还是那家康福的麻辣烫。

江澄还是那么爱吃辣。魏无羡想。

  像是某种机缘巧合一样的,魏无羡的余光堪堪略过桌角。
  那儿露出了一节白皙的腕骨,而后是那抹浅浅的,浅橙色印子。

  07.
  魏无羡下意识的就戳进跟江澄的对话框。

  上次说话的记录,还是在一年前。他回江家收拾东西,收拾完钥匙就搁在门卫那儿了,让他记得拿。江澄在五分钟后,回了个“好。”

  08.
  魏无羡细细琢磨了一会儿,还是跟江澄打了个招呼。

  魏无羡:江澄。

  不大一会儿,江澄回消息了。

  江澄:?

  魏无羡咳嗽了一声,吊着个老脸跟他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基本上都是他在那儿叨叨叨,然后江澄隔几分钟回个一两句。

  就在对面的江澄都快要忍不下去这种尬聊气氛的时候,魏无羡突然来了句。

  魏无羡:江澄,你头像怎么还没换。

  10.
  江澄没再回他。

  魏无羡也识趣的没再去找他。

  11.
  江澄站在十字路口,平时那杏眼中满是犀利骇人的神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许久都未见的柔和。

  他屈指在屏幕上敲下一行字。

“这样你可以一下认出我。”

  12.
  江澄想了想,还是删掉了。

  换上。

  “关你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