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草木。

【占tag致歉】70粉点文

不知不觉70粉了x
那就开始点文好了。
只限于乙女向。
文豪野犬乙女向。
凹凸世界乙女向。
薄樱鬼乙女向。
小段子什么的都没问题。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x你


·当他看见你偷穿他的衣服时
·会有一点ooc
·大概会有后续
太宰.Ver——

你是一名出名的服装设计师,每次设计衣服的灵感几乎都来自于你的现男友太宰治的着装,准确的来说是来自他的外套。
于是你莫名的就对他的驼色外套有了非分之想,但由于他每天都穿着那件宽大不已的风衣,所以你并没有可以下手的机会。
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太宰治在外面有应酬,所以难得的换上了许久没穿的黑色西装出门了。因为是临时通知的事情,所以他并没有来得及告诉你这件事情。
而下班回来的你看见家里一片漆黑,便以为他有事出去了。
悄悄地悄悄地,你偷偷摸摸的走进里间从衣柜里拿出他的外套披上。
——【活脱脱的就像是一只偷腥了的猫。】
“真大啊……”
你颇为不满的皱着眉头看着身上的这件早已拖地的风衣,你以一米六的身高硬是要把自己塞进一米八的大男人穿着还到脚踝的风衣里。
而正专注跟风衣作斗争的你,并没有注意到门外钥匙转动锁孔的细微声响。
“呀……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我在穿衣服啊!”
突然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传进你的耳朵,你的耐性几乎都被这件该死的风衣给磨光了,不耐烦的回答道。
“哦?”
在你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太宰治早已从身后把你抱住。
“小姐要是想穿的话,我会帮你穿的唷。”

【文豪野犬】太中

·很早以前写的一篇文章了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那一片空白,没有人去涂改。
所以,它一直是黑的。」

就在那一个十二月份异常寒冷的傍晚,一位一身高档黑西装的青年独自从身后既黑暗又狭窄的小巷的阴影处走出,踩着油光发亮的黑色皮鞋和倒映在青灰色地板上的满天繁星慢慢悠悠的朝着远处走去。
“啊……还真是一群饭桶。”
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青年一边向前走着一边一脸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似乎是在惋惜着什么。
“啧,你这条死青花鱼还是一如既往地惹人厌啊。”
就在距离小巷不远处那座忽闪着光芒的路灯下、站着和那位青年一样、穿着清一色一身黑的矮个子男人,路灯柔和的橙色光零零碎碎的打在男人的身上,竟让男人桀骜的气场微微的柔和了些许。
“蛞蝓这是特地出来接我的吗?”
青年往前走了几步,对着面前那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笑哈哈的说了一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话语。就在男人被路灯照耀到的那一瞬间,暴露在视线之中的就是绷带。
---「外露的肌肤上几乎都缠上了白色的绷带」。
“啧,我只是来看看你有没有被敌方给弄死!”
比青年矮了整整两头的人不爽的咂了咂舌,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轻轻的压了压帽檐。话语中满是不屑,就像是对一件不需要即将被丢弃的物品一样的嫌弃。
“比起被敌人杀掉这种不好的死法,我还是愿意去和美丽的小姐一起去殉情哦。啊~殉情。”
男人一边一脸陶醉的闭上了仅露在外的一只黑瞳,一边用缠满了绷带的右手压上了自己的心口。似乎是把面前额上布满十字的人当做空气一般。
“要死滚去一边死去,别碍着我的眼。”
男人极其不爽的抽了抽嘴角,对着自己的现任搭档的腹部抬腿就是一脚。当然,结果不出意料的被人躲开了,看到结果之后男人冷哼一声转过身离去,西装外套的衣摆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黑色弧线。
“漆黑的小矮人难道生气了吗哈哈哈哈。”
青年像是恶作剧得逞了一般的睁开了眼眸,毫不在意的继续调侃着面前这个怒气冲冲的人。
“妈的太宰!”
戴着礼帽的男人顿时炸起,似乎恨不得立刻就给身后的人一脚。
“哈哈哈哈。”
回应他的是一阵朗爽的笑声。
这时的两人,踩着相同的细碎月光,朝着那两个完全不同的未来一同走去。

【文豪野犬乙女向】芥川x你


·大半夜你还没有把论文写完
·可能会有ooc
·没错,我就是个废人了
·我到底在写什么

芥川

你是一名出色的医学生。
你之所以大半夜的不睡觉,甚至久违的戴起了眼镜坐在书桌前揣摩研究人心脏的各种器官的原因是因为:你的任课老师猝不及防的给你发的一条短信,说是让你明天上台演讲。
不知道何时,桌上出现了一杯不温不凉的水。就像是有人把水烧开之后慢慢吹凉一般,而伴随着这杯水的,是你熟悉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
“休息一下吧。”
黑发青年一边面无表情的说着一边坐在了你的身旁。
这名青年叫芥川龙之介,是你的现任男友,现在似乎在从事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微妙职业。
“我没事啦……倒是芥川你,早点休息吧。”
你终于舍得把目光从眼前的这一堆乱糟糟的花白资料中移开,用涣散的余光看似不经意的瞥了他一眼。随后便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拿起了玻璃杯毫无淑女形象的往嘴里灌了几口温开水。
“咳……在下无妨。”
芥川似乎是早就习惯了你这幅德行,装作看不见似的垂下了眼帘,伸出手握拳掩住唇低低的咳嗽了一声。
“唔……芥川你先去睡吧,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睡呢。”
如此说着的你撑着头百般无聊的看着他,顺带着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
“不了。”
他拿过你书桌上的一大叠的资料认真的翻看着,一双黑瞳就像是古井里深深的黑色潭水,似乎没有任何的事物或者人能让它泛起一丝的涟漪。
在你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力的摇了摇头,企图把脑海中这些奇怪的思想丢开,重新趴在书桌上对着参考书开始动笔写明天的演讲稿。
不知不觉的,你的眼皮已经在打架了,然后不出意料的……你睡着了。
芥川瞥了一眼趴在桌子上已经和周公去约会了的你,唇齿间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似乎是在抱怨你不省心一般。
把黑色的风衣从自己的身上脱下随后搭在你有些单薄的肩膀上。不动声色的捏住你压在手臂下的演讲稿的边缘,然后抽出。极其随意的扫了几眼,拿起黑色水笔帮你修改不合适的地方。
第二天,你猛的惊醒。
你看着坐在床边的他,表情十分的精彩。而芥川还是面无表情,似乎只有一个表情一样。
“现在起来洗漱,吃饭,然后我送你去学校。”
“那我的论……”
“在下已经帮你完成。”
还不等你把话说完,他就递给你一大张纸。
---新的稿子。
“现在起来洗漱。”
他背对着光,暖融融的金色阳光撒在他的身上,营造出一种不真实的美感。

【文豪野犬乙女向】中也x你

·当你觉得冷的时候
·短篇
·略带OOC
·敦的那篇先欠着吧x个人觉得敦只要虎化了一 抱就很暖和。x

中也.Ver——

九点。
你拿着两张十二点的电影票站在港口黑手党的大厦面前等待着自家恋人下班,然后陪你去看电影。
你知道中也的搭档太宰治不这么喜欢文书工作,反倒是特别的热爱自杀。这些本应该双黑各分一半多文书工作因为太宰的原因,而全部只压在了中也一个人的身上。
【所以他晚下班一会儿也是很正常的事嘛。】
你自己在心里这么跟自己解释道,试图去安慰自己那颗已经有些失望的心。
十一点。
你站在门口搓了搓自己已经被冷风冻的通红甚至有些发紫的双手。
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了。
连看门的下属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把双手后背,试图劝说你,可你却只是微微一笑,制止了中也部下要说的话,然后接着等待。
直到你看到那个穿着清一色的黑的橙发男人一脸疲惫的走出大厦。
“中也!”
你不顾及早已经被冻的发僵的手用力朝着向他的方向挥了挥。
“这个傻丫头!真是够傻的!”
中也在看到你的那一瞬间,伸出手压了压黑色的帽沿赶忙快步走过来,一把把你抱怀里,然后揉了揉你的头。
“很冷吧?”
中也在握着你冰凉的手的时候,深深的皱了皱他那狂起的眉。
“走吧走吧!去看电影!”
你没有回答中也,而是直接拉着他跑了起来。
“你这个臭丫头!慢点啊!”
中也被迫被你牵着跑起来,黑色的皮鞋踩在一块石头上差点摔倒。
在你不注意时,他悄悄裹着你的手连着自己的手一起塞进了黑色外套的口袋。
你疑惑的扭过头去,只看见他一脸别扭的用他那双冰蓝色眸子瞪了你一眼,那头橙发中隐隐约约的看见了发红的耳根。

【文豪野犬乙女向】芥川x你

·出差一趟发现自家女友生病了
·短小
·猛的塞你一口糖

芥川龙之介.Ver----
你趁着芥川去东京办事的一个月之内觉得自己解放了,没有芥川的管束了。所以大冷天的吃不仅吃冰淇淋还穿短裙在街上晃悠,不出意料的感冒了。在芥川回来往里屋去的的那一刻看见的是抱着辈子缩成一团的你。
“......”
“阿嚏!阿嚏!芥川?!你怎么回来了?”
你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才发现站在屋门口靠着门框面无表情盯着你的芥川,一脸的惊恐。
而芥川则是用他那双黑色的眸子不咸不淡的瞥了你一眼,转身出了门,黑色风衣的衣摆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黑色弧线。
就在你缩在被子里想是不是应该给芥川道个歉的时候,芥川回来了。
——【手里多了一塑料袋的药。】
“把这个喝掉。”
芥川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盒双黄莲拆开递给你让你喝掉。
作为一个甜食主义者的你本来想拒绝芥川和这种苦苦的药水,但在芥川的目光下还是乖乖的喝掉了两小瓶。
“好苦!”
你咳嗽了两声,芥川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杯不热不凉的水递给你。
你像是得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立刻接过“咕咚”“咕咚”几声水就没了,丝毫没有淑女形象可言。
嘴里的苦涩被水冲去一大半,可还有残留的奇怪味道停留在嘴中久久不肯离去。
“还有水吗.....”
你可怜巴巴把空空如也的玻璃水杯递给芥川,而芥川则是瞥了你一眼,把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
然后,
一下子吻上了你的唇。
他的软舌抵上你的齿贝,把口中的薄荷味带给你,你被他突如其来的吻吻的晕晕乎乎的。
—— 【“还需要水吗?”】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芥x你

·当你觉得冷的时候
·短小
·算是一个小甜饼?

太宰治———

你和自家恋人从侦探社之中走出,一阵冷风猛的劈头盖脸的吹向你,你不禁被这真冷风冻的打了个寒战。
而站在一旁双手插兜的太宰治似乎是察觉到你的异常,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异常的绅士把自己驼色的长风衣脱下、搭到你仅仅只穿了一件毛衣的身上,就在你怔愣住的那一瞬间,他完美的利用你跟他的身高差轻轻啄了一下你的嘴角。
“小姐要是感冒了,我可是会困扰的。”


芥川———

大冷天的你非要在黑手党办公大厦的顶楼和芥川龙之介一起吃便当,理由只是你想跟他来一场约会。而芥川竟然也没有阻止你这作死的行为,只是淡淡然的点点头。
没看天气预报的结果就是———
你跟芥川站在黑手党的顶楼,在被刮过来的冷风吹了半个多小时之内十分不易的吃完了这一份便当。
你揉了揉自己被冻红的鼻子,看着拿着便当盒一身黑衣背对着风口站着的芥川,刚想开口道歉,却没想到他一声不吭的接把你捞到怀里抱着,闷声道。
“下次还是在家里吃吧。”


其实我个人认为写得不够甜?今天下午把中也和敦的补上x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X你
·糖渣
·私设有
·可能会有OOC


“呐,小姐您喜欢我吗?”
一身高档黑西装的俊美男人突然把你搂在怀里,用修长的手挑起你的一缕长发把玩着,笑眯眯的问道。
你因为他的既亲密又暧昧的动作,颇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却控制不住自己嘴角那抹甜蜜笑容。
右手抚上太宰治缠着纯白绷带的手腕上,食指的指腹轻轻的摩擦着有些粗糙却体外柔软的绷带,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想法。
———【以后他会不会对别人也这样?】
此时的你,因为正在想着这有些不太符合实际的想法,反而没有注意到太宰治微微挑起了他那双似乎缀满了满天繁星的黑瞳。
“喜欢哦。”
你听见自己是这么回答太宰治的。
“我爱您哦。”
太宰治回应你这颗热烈跳动的心的只是这轻浮至极的四个字。

今天的天气也是一如既往的灰蒙蒙。
你像一只慵懒的猫一样,眯着墨色的眼睛抬头看向这片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灰砂一样阴沉的天空,垂下眸子笑了笑,手里紧握着那把前不久太宰治不知从哪里买给你的黑伞,伞上面有一个黑色的蝴蝶结。
你跟太宰治白天在黑手党之中,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而到了夜晚,你们就是独属于彼此、水乳交融的恋人。
伸手推开黑手党办公大厦的门,就直接听见太宰治未完成任务叛逃,上面森欧外命令要将他捉回黑手党的消息。
“怎么可能——”
你睁大眸子,惊恐的看着眼前黑手党内部因为太宰治突然叛变的消息,一阵兵荒马乱的场景。
【明明昨晚.....昨晚他还抱着自己一起安然入睡,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被黑手党通缉的要犯?!】
“喂!你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突然,身后突然有人拍了你的肩,你僵硬的扭过头去看向那双戴着黑手套的手的主人。
“......”
你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剧烈的颤抖着。
“啪嗒”
手中原本紧握着的黑伞掉在了地上。
在青年疑惑的目光的追随下,你奋不顾身的转过身子跑出去。
——【当然,仅仅就凭你肯定是找不到太宰治那个人精的。】
你去了很多你觉得太宰治可能会去的地方,甚至你一直不曾愿意去的酒吧你都去了,可太宰治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似乎是被某个人永远抹去了存在过的痕迹。
你绝望地在十字路口蹲下身子小声的呜咽起来。
不知过了何时,天似乎下起了飘飘悠悠的雨点。
你像是一只落汤鸡一样狼狈的蹲在雨里哭泣,直到你的上方突然没有了雨丝,一件黑色的外套落在了你的肩膀上。
“......?”
你不解的抬起已经哭得红肿的眼睛看着来人。
“走吧。”
拥有一头好看橙发的人举着伞,把一直不曾从头上拿下的黑帽子拿下,随后有些粗暴的按在你的头上,再把右手中的那把黑伞扔给你。
你呆呆的看着怀里扎着黑色蝴蝶结的伞,而面前一直撑着伞的人却不高兴、甚至可以被说是厌恶的皱了皱眉,闪着寒光的冰蓝色眸子冷漠的瞥了你一眼。
“没出息。”
恶劣的话语从那人口中说出。
似乎是借此想点醒谁一般。
—————————
从此以后,你剪去了那一头他喜爱的齐腰黑发,只留下几缕长发在耳边散着。
直到有一天,你接到樋口的电话赶到了逮捕人虎的现场,在离开家的那一刻,你看见了那把被小心翼翼放在角落里的那把扎着黑色蝴蝶结的伞。
想了想天气预报,你还是拿着这把多年没有用过的伞出了门。
你没有想到,在那个阴暗的小巷,你见到了你最不想见到、可在夜深人静的时内心还是止不住想到的人。
他一身浅驼色的长风衣站在芥川龙之介与中岛敦的中间,就算过了几年,他俊美的容颜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以及,被他紧紧抱在怀里护着的漂亮女人。
“太宰治。”
你从阴影中走出,一双墨色的眼眸不紧不慢的瞥了一眼太宰治,而太宰治见到你也是略微有些吃惊的。
“呀,原来是小姐啊~”
太宰治笑着看着你。
“还喜欢我吗?”
你垂下眸子,嘴里喃喃的问道,右手中紧紧握着那把黑伞。
“嗯?小姐在说什么呢?”
“还喜欢我吗?”
“只要是美丽的女性,我都喜欢哦。”
他一边对你笑着一边搂紧了怀中的长发女人的腰,暗示着自己的主有权。 而太宰治怀中的女人则是羞涩的把脸埋在他的胸膛,而那女人的手中也拿着一把扎着黑色蝴蝶结的伞。
“如果小姐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行告退了哦——”
太宰治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搂着怀里的女人离开了,根本就没有留给你选择的余地。
你沉默的看着手里的伞,然后,狠狠的把它摔在地上,像是发泄一般。
——【你并不是唯一。】
你不知道自己当天是怎么回家的,你也不知道自己的后辈芥川给你说了些什么,你只知道自己喝了很多酒。
不断地用酒精麻痹着自己,一边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
在你喝了又吐吐了又喝的时候,似乎有人用外套把你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在床上,然后抱着你入睡。
“嘶——”
第二天,你睁开沉重的眼皮,脑子一片空白。
——喝断片了。
“小姐醒了啊。”
旁边的人撑着头笑着看着你。
“太宰治?!”
你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身旁一脸无辜的他,而他则是冲着你慵懒的笑了笑,像一只刚睡醒的猫一般。从窗外折射进来的暖光撒了他一脸,就连他棕色的卷发上也被过渡了一层温柔的光。
“小姐昨天晚上可是连着痛骂了我两个小时,就连那些脏字可都是不带重复的呢。”
太宰治一边这么无辜的说着一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气,眼角还带着几滴酸涩的眼泪。
“这好像不是重点吧!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啊?!”
你皱着眉想起身,可被太宰治一手臂给摁进了被窝。
“嘛,小姐我可是有家里的钥匙哦~”
得到这样的回答,你抽了抽嘴角,你深知太宰治这个人有多恶劣,以前跟他同居的时候他经常忘带钥匙,结果竟然利用一根铁丝就直接把门给打开了,就因为这项技能你都不知道嘲讽过太宰治多少回了。
“那么.....作为吵醒小姐的补偿。”
太宰治一下子吻上了你的唇,缠着绷带的手蹭着你的头发,他夺走了你的一切,而他又是你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