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草木。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X你
·糖渣
·私设有
·可能会有OOC


“呐,小姐您喜欢我吗?”
一身高档黑西装的俊美男人突然把你搂在怀里,用修长的手挑起你的一缕长发把玩着,笑眯眯的问道。
你因为他的既亲密又暧昧的动作,颇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却控制不住自己嘴角那抹甜蜜笑容。
右手抚上太宰治缠着纯白绷带的手腕上,食指的指腹轻轻的摩擦着有些粗糙却体外柔软的绷带,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想法。
———【以后他会不会对别人也这样?】
此时的你,因为正在想着这有些不太符合实际的想法,反而没有注意到太宰治微微挑起了他那双似乎缀满了满天繁星的黑瞳。
“喜欢哦。”
你听见自己是这么回答太宰治的。
“我爱您哦。”
太宰治回应你这颗热烈跳动的心的只是这轻浮至极的四个字。

今天的天气也是一如既往的灰蒙蒙。
你像一只慵懒的猫一样,眯着墨色的眼睛抬头看向这片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灰砂一样阴沉的天空,垂下眸子笑了笑,手里紧握着那把前不久太宰治不知从哪里买给你的黑伞,伞上面有一个黑色的蝴蝶结。
你跟太宰治白天在黑手党之中,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而到了夜晚,你们就是独属于彼此、水乳交融的恋人。
伸手推开黑手党办公大厦的门,就直接听见太宰治未完成任务叛逃,上面森欧外命令要将他捉回黑手党的消息。
“怎么可能——”
你睁大眸子,惊恐的看着眼前黑手党内部因为太宰治突然叛变的消息,一阵兵荒马乱的场景。
【明明昨晚.....昨晚他还抱着自己一起安然入睡,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被黑手党通缉的要犯?!】
“喂!你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突然,身后突然有人拍了你的肩,你僵硬的扭过头去看向那双戴着黑手套的手的主人。
“......”
你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剧烈的颤抖着。
“啪嗒”
手中原本紧握着的黑伞掉在了地上。
在青年疑惑的目光的追随下,你奋不顾身的转过身子跑出去。
——【当然,仅仅就凭你肯定是找不到太宰治那个人精的。】
你去了很多你觉得太宰治可能会去的地方,甚至你一直不曾愿意去的酒吧你都去了,可太宰治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似乎是被某个人永远抹去了存在过的痕迹。
你绝望地在十字路口蹲下身子小声的呜咽起来。
不知过了何时,天似乎下起了飘飘悠悠的雨点。
你像是一只落汤鸡一样狼狈的蹲在雨里哭泣,直到你的上方突然没有了雨丝,一件黑色的外套落在了你的肩膀上。
“......?”
你不解的抬起已经哭得红肿的眼睛看着来人。
“走吧。”
拥有一头好看橙发的人举着伞,把一直不曾从头上拿下的黑帽子拿下,随后有些粗暴的按在你的头上,再把右手中的那把黑伞扔给你。
你呆呆的看着怀里扎着黑色蝴蝶结的伞,而面前一直撑着伞的人却不高兴、甚至可以被说是厌恶的皱了皱眉,闪着寒光的冰蓝色眸子冷漠的瞥了你一眼。
“没出息。”
恶劣的话语从那人口中说出。
似乎是借此想点醒谁一般。
—————————
从此以后,你剪去了那一头他喜爱的齐腰黑发,只留下几缕长发在耳边散着。
直到有一天,你接到樋口的电话赶到了逮捕人虎的现场,在离开家的那一刻,你看见了那把被小心翼翼放在角落里的那把扎着黑色蝴蝶结的伞。
想了想天气预报,你还是拿着这把多年没有用过的伞出了门。
你没有想到,在那个阴暗的小巷,你见到了你最不想见到、可在夜深人静的时内心还是止不住想到的人。
他一身浅驼色的长风衣站在芥川龙之介与中岛敦的中间,就算过了几年,他俊美的容颜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以及,被他紧紧抱在怀里护着的漂亮女人。
“太宰治。”
你从阴影中走出,一双墨色的眼眸不紧不慢的瞥了一眼太宰治,而太宰治见到你也是略微有些吃惊的。
“呀,原来是小姐啊~”
太宰治笑着看着你。
“还喜欢我吗?”
你垂下眸子,嘴里喃喃的问道,右手中紧紧握着那把黑伞。
“嗯?小姐在说什么呢?”
“还喜欢我吗?”
“只要是美丽的女性,我都喜欢哦。”
他一边对你笑着一边搂紧了怀中的长发女人的腰,暗示着自己的主有权。 而太宰治怀中的女人则是羞涩的把脸埋在他的胸膛,而那女人的手中也拿着一把扎着黑色蝴蝶结的伞。
“如果小姐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行告退了哦——”
太宰治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搂着怀里的女人离开了,根本就没有留给你选择的余地。
你沉默的看着手里的伞,然后,狠狠的把它摔在地上,像是发泄一般。
——【你并不是唯一。】
你不知道自己当天是怎么回家的,你也不知道自己的后辈芥川给你说了些什么,你只知道自己喝了很多酒。
不断地用酒精麻痹着自己,一边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
在你喝了又吐吐了又喝的时候,似乎有人用外套把你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在床上,然后抱着你入睡。
“嘶——”
第二天,你睁开沉重的眼皮,脑子一片空白。
——喝断片了。
“小姐醒了啊。”
旁边的人撑着头笑着看着你。
“太宰治?!”
你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身旁一脸无辜的他,而他则是冲着你慵懒的笑了笑,像一只刚睡醒的猫一般。从窗外折射进来的暖光撒了他一脸,就连他棕色的卷发上也被过渡了一层温柔的光。
“小姐昨天晚上可是连着痛骂了我两个小时,就连那些脏字可都是不带重复的呢。”
太宰治一边这么无辜的说着一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气,眼角还带着几滴酸涩的眼泪。
“这好像不是重点吧!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啊?!”
你皱着眉想起身,可被太宰治一手臂给摁进了被窝。
“嘛,小姐我可是有家里的钥匙哦~”
得到这样的回答,你抽了抽嘴角,你深知太宰治这个人有多恶劣,以前跟他同居的时候他经常忘带钥匙,结果竟然利用一根铁丝就直接把门给打开了,就因为这项技能你都不知道嘲讽过太宰治多少回了。
“那么.....作为吵醒小姐的补偿。”
太宰治一下子吻上了你的唇,缠着绷带的手蹭着你的头发,他夺走了你的一切,而他又是你的一切。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