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草木。

【文豪野犬】太中

·很早以前写的一篇文章了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那一片空白,没有人去涂改。
所以,它一直是黑的。」

就在那一个十二月份异常寒冷的傍晚,一位一身高档黑西装的青年独自从身后既黑暗又狭窄的小巷的阴影处走出,踩着油光发亮的黑色皮鞋和倒映在青灰色地板上的满天繁星慢慢悠悠的朝着远处走去。
“啊……还真是一群饭桶。”
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青年一边向前走着一边一脸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似乎是在惋惜着什么。
“啧,你这条死青花鱼还是一如既往地惹人厌啊。”
就在距离小巷不远处那座忽闪着光芒的路灯下、站着和那位青年一样、穿着清一色一身黑的矮个子男人,路灯柔和的橙色光零零碎碎的打在男人的身上,竟让男人桀骜的气场微微的柔和了些许。
“蛞蝓这是特地出来接我的吗?”
青年往前走了几步,对着面前那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笑哈哈的说了一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话语。就在男人被路灯照耀到的那一瞬间,暴露在视线之中的就是绷带。
---「外露的肌肤上几乎都缠上了白色的绷带」。
“啧,我只是来看看你有没有被敌方给弄死!”
比青年矮了整整两头的人不爽的咂了咂舌,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轻轻的压了压帽檐。话语中满是不屑,就像是对一件不需要即将被丢弃的物品一样的嫌弃。
“比起被敌人杀掉这种不好的死法,我还是愿意去和美丽的小姐一起去殉情哦。啊~殉情。”
男人一边一脸陶醉的闭上了仅露在外的一只黑瞳,一边用缠满了绷带的右手压上了自己的心口。似乎是把面前额上布满十字的人当做空气一般。
“要死滚去一边死去,别碍着我的眼。”
男人极其不爽的抽了抽嘴角,对着自己的现任搭档的腹部抬腿就是一脚。当然,结果不出意料的被人躲开了,看到结果之后男人冷哼一声转过身离去,西装外套的衣摆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黑色弧线。
“漆黑的小矮人难道生气了吗哈哈哈哈。”
青年像是恶作剧得逞了一般的睁开了眼眸,毫不在意的继续调侃着面前这个怒气冲冲的人。
“妈的太宰!”
戴着礼帽的男人顿时炸起,似乎恨不得立刻就给身后的人一脚。
“哈哈哈哈。”
回应他的是一阵朗爽的笑声。
这时的两人,踩着相同的细碎月光,朝着那两个完全不同的未来一同走去。

评论

热度(7)